棠梨酒暖半世雪

随便写点自己喜欢的用来自娱自乐,不管你喜不喜欢,欢迎你来过,笑送你离开。

大概是个年终总结?也许是往事回顾?

跨年夜在宿舍里躺在床上不知道该干啥,翻来覆去的也睡不着。就想着上来lofter看看。

从初中开始有写作的念头,一点小火苗,然后到高中时期慢慢开始写脑洞,写文案,攒了得有一个厚本子了,这点小火苗也不断开始慢慢燃烧,越燃越大。

最后高考失利,其实那时候就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感觉吧。不过现在也努力在专升本的路上。怎么说我也曾经是尖子生,就这么埋没在万万人普通的专科生里,还是不甘心的。

但是在大学时,我开始在JJ发表文章,算是一个新人小透明写手,最近才开始使用lofter。

所以就算没什么人看,我也凑个热闹写写勉强算是年终总结的话好了。

— — — — — — — — — — — —

其实中二时期写过不少小短文,狗血连篇,被家长发现以后,都调侃我是小作家,那时候还好吧,都以为我就是随便写写。那时候脑洞很大,真的也没什么长性。后来,认真想要写一些什么的时候,家长却开始反对,我又是个不爱说话什么都往心里憋的性子,就算是哭也绝不会发出声音让他们听到。写作大概是那时候唯一让我觉得开心的事情。被学习上巨大的压力几乎要压垮,现在想起来也是可笑,我的确是做错了很多事,但是开始动笔写我喜欢的文,却是怎么也不会后悔的。我是个没什么长性的人,唯有写作这件事让我从初三坚持到现在,整整六年的时间,以后也会坚持下去。

我曾经考虑过以后,想要成为小说家,但是文笔真的不怎么样,在努力锻炼中。在能够成为真正的太太之前,会不断的继续努力。

脑子里乱糟糟的,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对于我的2018,只能说是寡淡吧。

唯二值得说一说的,就是JJ上发表的一篇文章还算受欢迎,虽然评论不多,收藏跟别人也不能比。但总的来说,已经是我最受欢迎的一本同人了。

以及幼儿教师资格证笔试压线通过,在那之前一直以为要挂,这也是我最开心最激动的吧,明年的面试也希望能够顺利通过吧。

虽然说明年的课程表有点让人难过,但是努力总会有收获的。希望我的努力,能够让我得偿所愿。

也希望明年文笔能有进步,能有更多人喜欢我的文章。

— — — — — — — — — — — —

真的越说越不知道还说什么。

小小回顾一下2018年的话,我过得还算不错,至少算是心想事成万事如意了吧。

— — — — — — — — — — — —

也想在这里2019年许个愿:

1.教资面试顺利通过,拿下资格证书。(最好能把小教的笔试也通过吧。有这个打算。)

2.下学期开学后有一个月的实习期,希望顺利通过,我也能改改我孤僻不爱说话的毛病,幼儿教师这样子可不好啊。

3.文笔进步,不敢说是太太至少能让更多的人喜欢

4.向着专升本前进前进再前进,加油加油再加油!!!

— — — — — — — — — — — —

大概就是这些了,也想不起来什么了。大概还要加上一个减肥?毕竟我的身材真的很差,虽然我觉得这件事有点悬。

— — — — — — — — — — — —

总之,2019年希望能够更好吧。

已经非常困了,我也要睡了。

晚安,好梦。

以及,新年快乐。

【刀剑乱舞】[鹤丸国永×女审神者]幸相识

*随便写写,文笔渣,请多包容

*审神者有姓名,ooc慎入

*题目随便取得,基本与内容无关

*感谢你来阅读我的文字

  

鹤丸国永×审神者成姬

  Ⅰ.丁722号审神者,代号紫罗兰,本名黑泽成姬。

  审神者是一个性格相当严肃严谨的人,而鹤丸国永则是一振永远闲不下来不停搞事的刀。

  审神者听着压切长谷部报告着鹤丸国永又干了什么,面无表情的掰断了手中的笔。

  “下一次远征,把他也加上吧。”审神者决定要把这个不停搞事的鹤丢出本丸。再这样下去,一期一振就要为了弟弟把鹤丸国永捅个对穿了。

  “谨遵主命。”

  Ⅱ.第一次见到审神者的时候,鹤丸国永恶作剧一般突然冒出来,哈哈笑了几声自我介绍道:“鹤丸国永。因为打造于平安时代,活到现在侍奉过许多主人。嘛,就是说我相当受欢迎的意思呢。 ...只不过呢,为了想要我,又是挖了墓,又是从神社把我偷走什么的实在让人不能接受啊。”

  “是老爷爷了呢。”审神者微笑。

  “那个……”

  “既然是老爷爷,就要有老爷爷的样子啊混蛋!”不肯承认被鹤丸吓到了的审神者暴起揍鹤球。

  “真是有活力啊。”路过的石切丸感叹。

  烛台切光忠无奈的拉着第一次面见审神者就被打成重伤的鹤丸国永去了手入室。

  Ⅲ.然而,就算是这样,鹤丸国永依然在不停作死的试探审神者的底线。

  审神者的确严肃严谨,但到底是个女孩子,胆子着实不大,虽然开了寝当番,实际上是因为怕黑,有短刀们陪着能睡得安稳些。除了短刀,本丸里也就只有萤丸能蹭到审神者被窝里撒娇和她一起睡。

  鹤丸听说笑面青江和千子村正都曾经自荐枕席,然后,被相当较真的审神者暴揍。

  唔,我要不要也试一试?

  鹤丸国永抬头望着本丸的天空若有所思。

  正在处理公文的审神者打了个寒颤,搂了搂胳膊。

  “主公是冷了吗?”压切长谷部看了看本丸的冬日雪景,“是否需要添加些衣物御寒。”

  “不必了长谷部。”审神者回神,摆了摆手,“这些公文差不多处理完了,到了午饭时间了,我们走吧。”

  “对了,今天光忠和歌仙出去远征,做饭的是 ……”

  “主公放心,是药研。”

  审神者点了点头,放下了心。

  上次烛台切光忠和歌仙兼定去远征,被鹤丸国永逮到了机会摸进了厨房,当天审神者第一口就吃到了辣椒,记忆犹新啊。

  不能吃辣的审神者第N次把鹤丸揍进了手入室。

  平安无事吃完饭,烛台切光忠和歌仙兼定就远征归来了。带回来了不少资源。

  吃完饭,审神者就决定随同出阵。带上刚来本丸不久等级不高的几振短刀,去低等级地图练级。她对自己的实力有把握,自然跟过去也能保证他们降低受伤的概率。

  Ⅳ.审神者受伤了。

  被鹤丸国永抱回本丸的时候,审神者背上深可见骨的刀伤触目惊心。

  被审神者保护没有受伤的秋田藤四郎木木愣愣的跪在审神者床前不停的忏悔。

  药研藤四郎在给审神者包扎。

  一期一振和秋田藤四郎跪在一起,满面愧疚。

  一旁的鹤丸国永难得一言不发,冷着脸,心情极差。

  审神者伸手摸了摸秋田藤四郎的头:“秋田,我没有怪你。”

  哄好了栗田口兄弟,鹤丸国永留下了陪着审神者,其他人都退了出去。

  “黑泽成姬。”鹤丸国永一字一顿,念出了审神者的名字,“我不高兴,很不高兴。”

  Ⅴ.黑泽成姬,是审神者的名字,紫罗兰是代号。当初是为了什么成为审神者的,她已经记不清了。

  因为某些难以言说的原因,她获得了长生,再也无法死去。换了旁人或许会欢喜不尽,但对那个时候已经丧失了继续生活下去的希望的成姬来说,这无疑是最残酷的惩罚。

  她游走在世间,和不同的人做朋友,然后送他们离开人世,久而久之,她开始害怕黑暗,害怕挚友死亡,再也不愿意和人接触,而且记忆力越来越不好,就算有过关系很好的朋友,过不了多久也就忘了。

  直到后来成为了审神者,和永恒长生的刀剑付丧神在一起,成姬才觉得自己不是个异类。

   然而,她还是害怕这些她召唤出来的刀剑付丧神会刀解,所以偶尔随队出征,也会尽全力保护他们的安全,哪怕知道他们并不需要。

  至于鹤丸国永如何知道成姬的名字。

  那一年,成姬遇见了一个盗墓人,跟他一起躲避风雪的时候,见到了盗墓人看不到的刀剑付丧神。

  鹤丸国永在成姬受伤,鲜血迸溅到他身上的时候想起了她是他寻找了百年的人。

  声称对他一见钟情,撩拨完了他又一声招呼都不打突然消失的女人。

  他以为作为脆弱的人类,她已经去世了,谁知道,她已经永远不会死了呢。

  Ⅵ.成姬吃吃的笑了起来,不顾自己背上的伤,撑起身子来去抱鹤丸国永。

  一见钟情并不是假话,鹤丸国永不说话的时候还是很有迷惑力的,她那时候确实深深迷恋着他。不过她那时候病的越来越厉害,最严重的时候甚至忘了自己是谁,所以后来并没有去赴约。

  鹤丸国永想起成姬的时候,成姬也想起了在她漫长生命里唯一动过心的少年。不,从来都不是少年。

  也许是潜意识里还记得鹤丸国永的存在,素来严肃的她才会纵容他在本丸里胡闹,不然的话,鹤的下场可以相见了。

  “鹤,我好想你啊。”

  “该说这句话的是我吧,成姬。”鹤丸国永抱住她,“伤还没好呢,瞎胡闹。”

  Ⅶ.在得知审神者和鹤丸国永其实是久别重逢的恋人的时候,本丸的刀剑纷纷凌乱,怎么可能啊?!

  短刀们和萤丸偷偷摸摸在审神者房门外偷听。

  “不想喝药,好苦。”审神者难得撒娇。

  “不可以。”鹤丸国永也难得严肃,“要早点好起来呢,主公。”

  “我也想要主公对我撒娇呢。”萤丸幽幽叹气,“真是好运啊,鹤丸国永。”

— — — —

写的有点乱,大家多包涵吧。

总之,大家平安夜快乐呀(´,,•ω•,,`)♡

【刀剑乱舞】[加州清光×女审神者]举身赴清池

*自娱自乐,渣文笔,还请多包容

*审神者有名字

*初次写刀剑同人,玩刀剑不久,性格可能ooc,还请见谅

*题目随便起的,与文章基本不相关

*感谢你来阅读我的文字

  


加州清光×审神者红子

   

  Ⅰ.丁726号审神者,代号石竹,本名红子。

   

  作为审神者的初始刀,加州清光显然是受到偏爱的。

  审神者石竹偏爱红色,不同于别的本丸,她的本丸里出了那株万叶樱,遍地都是红色的花,每到秋日,红枫遍地。

  也许,这也是审神者“偏爱”加州清光的原因。


  加州清光现在仍然记得,初次见到主人的时候。

  “我,加州清光。被称为‘河川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喔。不易操纵但是性能一流哦,正在募集能够经常使用并且会爱惜我、还会装饰我的人。”

  漂亮精致的付丧神露出明亮的笑容,看着眼前艳丽而张扬的少女,这般说道。

  “会装饰你,指的是什么?”少女歪了歪头,“是你的本体,还是你呢?”

  “似乎没有什么区别啊。”少女漫不经心的笑,黑色的发,火红的眸,原本应该是炽热的颜色,加州清光偏偏看出了冷情。

  啊,是个特别的主人呢。

  加州清光这样想。


  Ⅱ.后来又怎样了呢?

  本丸来了越来越多的刀剑,然而大家都默认加州清光是最受姬殿宠爱的,实际上,不过是她懒得跟他们过多接触。而加州清光,是因为他太过粘人了。

  “会帮我修理,说明我还是被爱着的吧?”

  至于宠爱他的起因,是一次远征归来受伤后久违的被审神者亲自手入之后,加州清光这么问她。

  审神者似乎有些诧异,盯着他很长一段时间,在加州清光快要撑不住和她对视的时候,微微一笑:“是啊。我一直,爱着清光呢。”

  轰——

  加州清光脑子一片空白,怔愣着看着审神者烈焰般的红唇开开合合,耳边重复着那句话。

  他伸手捂住眼睛,胸腔里那颗心第一次跳动的那样快,几乎要从喉咙口跳出来。

  真是糟糕啊,明知道那不过是本性其实相当冷情恶劣的主人一句看似真挚实则随口的敷衍,也会因此而心动。刀剑付丧神对审神者的爱,来的就是这么蛮不讲理。

  加州清光躺在枫叶堆里,自嘲的笑。

  大和守安定远远看着陷入某种莫名的情绪里的挚友,叹了口气。

  他对好友的心意心知肚明,然而却看不透审神者究竟是怎么想的。

  主人对清光是不同的,可是这份不同究竟是不是清光所期望的,他不知道。

  他还记得,那把天下五剑中最美的剑三日月宗近到来的时候,清光心情糟透了。那是他意识到自己对主人的心意的第二天,就看到了那月华般皎洁美丽的刀剑对着主人微笑。

  “主人。”大和守安定轻声道,“您对清光,是怎么看的?”他对不知何时到来的审神者开口。

  “当然是用眼睛看啊,还能怎么看。”红衣灼灼的审神者脸上依旧是漫不经心的笑意,身上的茶香隐约传来。

  虽然年纪轻轻,但主人却喜欢和三日月宗近,莺丸他们坐在一起喝茶,偶尔也去同江雪左文字和数珠丸恒次讨论佛法。

  然而,他记得偶尔本丸的刀剑坐在一起的时候,听三日月宗近感叹姬殿是个难以捉摸冷情至极的人。

  审神者偏一偏头:“安定,你和清光今天的马当番结束了对吧?”

  “是的,主人还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审神者微微一笑,迈步向加州清光走了过去。


  Ⅲ.石竹本名红子,没有姓氏。红子的母亲是有名的艺伎,父不详。故而,没有姓氏。至于红子这个名字,是因为母亲深爱的那个男人对她说过一句“你是我见过穿红色最美的女人”,所以,与其说她和母亲都爱红色,不如说她是习惯了,才会下意识选择了加州清光作为她的初始刀。

  当狐之助说不可以把本名告诉付丧神的时候,想起母亲,就用了石竹做代称。

  母亲,她是个很温柔的人啊。石竹捂住眼睛,在结束这个工作后,带着完全康复的母亲,去乡下老家居住吧。她这样想。

  说真的加州清光真的相当粘人啊。

  每次帮他涂指甲油的时候,石竹都会这样想,比撒娇时候的母亲还要粘人呢。


  Ⅳ.加州清光一直是石竹的近侍,除非他去远征由压切长谷部暂代近侍,本丸的刀剑对加州清光多有羡慕。

  

  作为初始刀,加州清光的等级是整个本丸最高的,所以,他已经很少受伤,她也很久没有给他亲自手入过了。

  所以,在一次远征归来,加州清光难得受伤后,石竹拒绝了其他刀剑帮忙的建议,亲自给他手入。原本想要询问受伤的原因。却突然听到付丧神问她:“会帮我修理,说明我还是被爱着的吧?”

  爱?

  石竹有些诧异,她有些出神的盯着加州清光,难得恍惚。爱的定义,是什么呢?

  随后,石竹眉眼弯弯的笑:“是啊。我一直,爱着清光呢。”

  她那时不过随口一句玩笑话,却发现从那之后加州清光对她情绪的变化。

   三日月宗近也曾问她是否喜欢加州清光,都被她不着痕迹的岔开了话题。

  她知道有刀剑私底下说她冷情,可这就是她的本性,她不打算改,冷情便冷情吧,总好过把一颗心捧到心爱之人面前,却被人鄙夷践踏来的好。若非如此,她的母亲,如今怎么会如同稚嫩孩童一般痴傻。她来做审神者,本就是为了母亲能过上安逸的生活,她也不打算,把自己的心交付。

  可有的时候,感情,是半点不由人的。

  什么时候对加州清光起了别样的心思,石竹不想回忆,她对加州清光破例了太多次了,有时候自以为习惯,自以为没有心,不过是自以为。她爱上了加州清光,是无可置疑的事实。

  真麻烦啊。

  石竹捂着脸暗自苦笑。

  付丧神和人类的寿命,就算两情相悦,也注定是一个悲剧。她不该喜欢上他的。

  可是,她本来就不是好人啊。

  石竹看着躺在枫叶里的加州清光,随口回了大和守安定一句话,举步走向加州清光。

  我既然爱你,你也爱我。那我自然不会畏缩不前,在我有生之年,我要你永永远远陪在我身边,我也要你更加爱我,在我死后,心甘情愿跳入刀解池。

  


  Ⅴ.加州清光和审神者在一起了。

  消息传遍了本丸的时候,大家都是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三日月宗近和石竹对视一眼,笑着别开了眼神。三日月宗近低头喝茶,石竹则摸着加州清光的头安抚说只爱他一个。

  “真般配啊。” 三日月宗近笑眯眯开口。

  “是啊,真般配。”压切长谷部咬牙切齿。

  “哈哈哈。”老爷爷放声大笑。

  

  嘛,不管将来如何,至少现在,他们在一起了就好。


————

总觉得自己写的烂七八糟的,最终的结局就是百年后红子离世,清光自行刀解,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吧啊哈哈。

捂脸。

写的不好还请大家包含。